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服務熱線:0898-82822588

                    News新聞中心

                    13379942357

                    聯系我們

                    行業優勢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優勢

                    聚焦石斑魚人工產業發展

                    來源: | 發布時間:2014-10-04 11:36:16 | 瀏覽次數:

                     據報道,已經有數據向我們表明了大陸石斑魚在全球所處的地位,但對于數字背后的人、事或組織,我們知之甚少。 

                             
                    據世界糧農組織(FAO)統計,2009年全球石斑魚總產量約7.5萬噸,其中60%來自中國大陸(依各省水產技術推廣總站統計,2009年廣東省石斑魚養殖產量約為2萬噸,海南為6.27萬噸,與FAO統計有別)。大陸石斑魚產業的規模化發展不過十余年。
                      
                      大陸石斑魚養殖是繼海藻類、貝類和蝦類之后第四個海水養殖發展浪潮而興起的。在中山大學林浩然院士涉足石斑魚研究之前,民間養殖及科研機構的繁育研究也已顯現。20世紀70年代,大陸沿海地區出現石斑魚個別種類的人工繁殖與苗種培育試驗,并有少許依靠天然苗種進行成魚養殖。70年代中后期到80年代,臺灣石斑魚人工繁殖的育苗技術取得了一定的進展,大批苗種供應到華南沿海地區,促進了石斑魚養殖生產的發展。90年代開始,福建、海南、廣東等地區陸續開展石斑魚類人工繁育苗種的生產性試驗。但對石斑魚進行系統的人工繁育和苗種培育技術的研究并最終促使產業走向規模化發展,始自林浩然院士帶領的研究團隊。
                      
                      “過去我主要做淡水魚類,淡水養殖當時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了,就想結合廣東省的特點,發展海水魚類養殖。”林院士看中了具有南方特色、有經濟價值和發展前景的石斑魚。1998年,中山大學、海南大學及廣東省大亞灣水產試驗中心聯合開展石斑魚類規模化繁育和養殖產業化研究。這一合作持續到現在,解決了石斑魚苗種欠缺這一制約產業持續發展的問題。而今,斜帶石斑魚、點帶石斑魚苗種生產完全滿足養殖需求。
                      
                      林院士認為苗種研究還可以繼續做下去。“現在苗種繁育基本解決了,但是可以進一步提高質量跟數量。苗種要朝高效、多樣方向發展,重點是要育種。育種工作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需要提前做。我想石斑魚經過多年發展達成現在的規模后,有必要及時注意養殖中產生的問題,這些問題可以通過育種盡早地解決掉。”
                      
                      在科技部“十二五”863計劃“海水養殖種子工程”項目中,中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張勇博士主持了以石斑魚等為對象的“重要南方海水養殖魚類良種培育”課題,繼續以優良苗種培育作為研究重心。執行年度為2012年1月-2015年12月,將發展雜交育種、選擇育種、細胞和分子育種新方法,培育優質、抗逆新品種。
                      
                      毫無例外,課題承擔單位仍以中山大學、海南大學、廣東省大亞灣水產試驗中心為主要科研力量。“做石斑魚基礎研究的不多,做育種的更少,行業參與度不高。”張勇說。在即將于廈門舉辦的“第三屆全國石斑魚類繁育與養殖產業論壇”上,張勇計劃以此為契機加大跟海南省和福建省的科研機構及企業的合作。
                      
                      對比臺灣,民間力量在石斑魚產業發展中充當主力軍,不論是繁育還是新品種的開發。
                      
                      基因應用提速育種

                      
                      基因輔助育種,培育新品種的時間將比傳統方式減少1/3-1/2。
                     
                      “在所有產業化的鏈條中,最關鍵、最難、最終解決的就是優良品種的選育。”林院士認為。繁殖世代周期長達4-5年的石斑魚,更是加重了選育的難度。現在,結合分子育種,石斑魚育種時間將比傳統方式大大減少。
                      
                      位于深圳的華大基因提供了技術支撐。2011年3月18日,中山大學和華大基因聯合聲明斜帶石斑魚基因組序列草圖繪制完成,這是世界上首個鱸形目鮨科石斑魚類基因組序列圖譜,不過意義不在于此。“就目前的技術,物種的全基因組序列圖譜和測序不難做到,但發掘功能基因組的難度最大,現在已發現的并不多。”林院士坦言。
                      
                      據悉,石斑魚基因組測序是同已發現的生物基因對照后構建序列圖譜,好比從一堆不同花色的卡片中對照找出與手中同一花色的卡片。“在斜帶石斑魚基因組預測得到23043個基因,有22585個基因可以被注釋(可在已知基因庫中找到類似基因,筆者注),另外458個基因沒有被注釋,意味著可能是石斑魚特有的基因。”林院士說。
                      
                      目前,基因組序列圖譜的繪制已涉及棕點石斑魚、鞍帶石斑魚等跟斜帶石斑魚同屬的品種。“屬間基因組的差異較小,做起來相對容易。青龍斑等雜交斑,因為不是純合體會存在測序的難度,需要對兩個親本都進行測序后才能知道雜合的程度如何。”華大基因海洋平臺負責人石瓊博士表示。
                      
                      現在,需要對已被注釋的2萬余個基因進行篩選分類,發掘和標記與生長、抗病、抗逆等相關的關鍵功能基因;未被注釋的458個基因也將確定其作用。“這是一項前瞻性的基礎工作,為快速培育優良品種奠定重要基礎。”林院士指出。
                      
                      在此,可以描繪這樣一幅圖像——未來可挖掘優勢基因性狀,形成多倍體魚使優勢基因表達性狀更明顯;也可以同堆積木一樣把所有的優勢基因修飾并整合到一塊形成“超級魚”……但這些設想并不能在短期內實現。“目前還是雜交這類傳統育種比較快,分子育種是長線的研究。”林院士說。
                      
                      從石斑魚雜交育種思路的形成到立項出成果,不過3-4年時間。那時林院士設想開發一些生長快的石斑魚品種,邀請了擅長遺傳育種的湖南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劉少軍教授討論。劉少軍提出了遠緣雜交的方法來做多倍體石斑魚。2006年開始,廣東省惠州市大亞灣水產試驗中心張海發博士系統的開展了石斑魚種間、屬間、亞科間及科間等遠緣雜交試驗。2009年,廣東省惠州市大亞灣水產試驗中心采用池塘生態育苗模式,培育出3cm規格青龍斑(斜帶石斑魚♀×鞍帶石斑魚♂ )和虎龍斑(又名珍珠龍膽,褐點石斑魚♀×鞍帶石斑魚♂)共10萬尾雜交魚。其中虎龍斑為大陸除斜帶石斑魚之外養殖量最大的品種,并隱有取代前者之勢。
                      
                      即便如此,分子育種還是有較傳統雜交育種不可比擬的一面。“傳統育種同分子育種都是對優良基因的篩選和整合,但傳統育種是看性狀,到底是什么東西在影響并不知道,而且需要養殖一段時間等性狀表現出來后才能確定是否可作為選育的對象。現在把基因進行標記后,通過檢測在苗期就能確定選育對象是否具備想要的優良基因,篩選速度加快。”石瓊說。
                      
                      “目前應用上來講,最好的方式是將傳統育種同分子育種結合起來,這是項目做優良苗種培育的思路。”主持“十二五”863項目課題之一的張勇介紹道。結合起來的好處,比如基因輔助育種后將使新品種的開發進度大大加快,“相比傳統方式,育種時間減少1/3-1/2。”林院士估計。
                      
                      但兩類育種方式的結合遠非僅是基因輔助育種這么簡單,其中傳統育種包括多倍體育種、細胞育種、雜交育種、選擇育種等,分子育種則有基因調控網絡、遺傳連鎖圖譜、性狀QTL定位、分子設計育種等。“項目所要做的,就是看看哪種方式更適合石斑魚類育種,找到一個適宜的模式。相比之前的‘十五’跟‘十一五’863計劃,‘十二五’起到的是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從苗種繁育到育種開頭的性質。”張勇說。
                      
                      自養殖效益高的虎龍斑推向市場后,斜帶石斑魚養殖量開始減少,但斜帶石斑魚仍是課題選擇的研究模型。未來選育出好的斜帶石斑魚品種后,與虎龍斑之間的PK賽或將再次點燃,只是守擂跟攻擂的角色互換了。
                      
                      斑魚的雜交之路
                     

                    第一輪
                      
                      雜交對象:斜帶石斑魚(♀)×赤點石斑魚(♂)/星斑裸頰鯛(♂)/花尾胡椒鯛(♂)/白星笛鯛(♂)
                      
                      時間:2006年4月
                      
                      雜交結果:斜帶石斑魚與不同科的星斑裸頰鯛、花尾胡椒鯛以及白星笛鯛雜交雖能受精,但孵化率極低、仔魚活力差,最終不能獲得有生活力的后代,可定性為雜交不孕;而斜帶石斑魚與同屬的赤點石斑魚雜交,受精率、孵化率及仔魚活力等方面都非常理想。
                      
                      第二輪
                      
                      雜交對象:斜帶石斑魚(♀)×鞍帶石斑魚(♂)
                      
                      時間:2006年8月
                      
                      雜交結果:斜帶石斑魚與同屬的鞍帶石斑魚雜交,受精率、孵化率及仔魚活力等方面都非常理想。
                      
                      第三輪
                      
                      雜交對象:斜帶石斑魚(♀)×赤點石斑魚(♂)
                      
                      時間:2007年5月
                      
                      雜交結果:驗證了斜帶石斑魚與赤點石斑魚雜交的結果,受精率、孵化率及仔魚活力等方面都較理想,其中孵化率及仔魚活力顯示出一定的雜種優勢。
                      
                      第四輪
                      
                      雜交對象:斜帶石斑魚(♀)×赤點石斑魚(♂)/條紋鋸鮨(♂)/鱖魚(♂)/花尾胡椒鯛(♂)
                      
                      時間:2009年4月
                      
                      雜交結果:斜帶石斑魚與超出屬界的條紋鋸鮨、鱖魚、花尾胡椒鯛雜交雖能受精,但孵化率極低、仔魚活力差,最終不能獲得有生活力的后代,可定性為雜交不孕;而斜帶石斑魚與同屬的赤點石斑魚雜交,受精率、孵化率及仔魚活力等方面都非常理想。
                     
                      “高富帥”的困擾
                      
                      科研界普遍認為代表未來養殖方向之一的工廠化循環水養殖,卻遭遇推廣困境。
                      
                      借用當前的流行詞,單位面積產出高,循環水且養殖環境可控但投資大的工廠化養殖,無疑是各類養殖方式中的“高富帥”,卻不及“矮窮丑”的池塘養殖來得親近。“白富美”們怎么了?
                      
                      在周遭普遍采用高位池養殖時,福建漳浦縣慧豐水產種苗場的陳惠坤充當了一回與“高富帥”聯姻的“白富美”,2010年在占地面積2萬多平方米的場區建了3000平方米的循環水養殖車間,養殖赤點石斑魚和青石斑魚。“90%的水循環,基本算是工廠化養殖,想看一下效益怎么樣。”陳惠坤說。
                      
                      結果毀譽參半。“一年養3萬斤魚的水體,用循環水的話基礎設施投入需要100萬,高位池只要40萬就夠了。而且循環水養殖的水電費貴,要12元/斤的成本,池塘養殖僅需1-2元/斤。整體效益沒有高位池養殖好。”不過陳惠坤認可循環水養殖節約土地、減少污染、水質穩定等特點。“特別是可控的東西很多,有加溫的設備冬天水溫低也不怕。”
                      
                      投入及維護成本高,陳惠坤認為按現在的技術水平推廣循環水養殖不大現實。而且,工廠化養殖的應用帶著“門第之見”。“搞工廠化養殖的話有一個成本的基數,價格太低的魚用工廠化來養非常不現實,比如羅非魚、四大家魚引進這套工藝都是虧本的。淡水魚每斤至少要20塊錢以上的品種才能考慮,海水魚四五十塊錢以上。”張海發說,其是廣東省工廠化循環水養殖研究的代表性人物。
                      
                      資金門檻高也絕對不是工廠化循環水養殖推廣受困的唯一原因。“最大的問題可能是政策上的服務不到位。”張海發認為。以廣東為例,在廣東省現代漁業發展“十二五”規劃中,將發展以工廠化養殖、深水網箱養殖等為主要形式的設施漁業。非常現實的情況是,行業主管部門已經認識到重要性并接受工廠化養殖模式,但相關政策還沒有完全落實真正支持。
                      
                      “水產養殖推個塘是不需要報建或什么審批,工廠化養殖則涉及到用地和工程建設。建一個車間,建筑部門要你立項,用地要找國土局批。你說是農業用地,人家建筑部門說這完完全全都不是(傳統)農業,因此審批是一個問題。”張海發表示。
                      
                      即使養殖企業本身有地,也面臨糾結的選擇。“建廠房有永久性建筑和臨時性建筑兩個概念。臨時建筑報建很簡單,但涉及拆遷時補償很少,可能花個幾千萬結果只賠幾十萬;永久性建筑整個審批報建手續很繁瑣,而且很多還批不下來,不過拆遷補償會比較有保障。”某業內人士稱。在沿海這類經濟高速發展導致寸土寸金的地區,拆遷是遲早會遇到的事實。
                      
                      而且隨著用地審批流程的程序化、正規化和標準化后,工廠化養殖從立項到建設的時間逐漸拉長。“比如建同樣一個車間,包括征地、報建、建設等全套下來,十年八年前可能兩年就能搞定,現在至少要五年以上。”上述業內人士說。陳惠坤沒有感覺到這些不便,“廠房建設審批不麻煩,政府鼓勵搞這個,甚至還有補貼。”
                      
                      目前,張海發嘗試開發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小循環水系統,避開工廠化養殖面臨的投資大、建設審批流程繁瑣等問題。“在水族箱的基礎上將水體擴大,適合老百姓在家庭里面開展。”張海發稱。但從對政策的解讀,張海發還是認為“十二五”是廣東省工廠化養殖的轉折點。
                     

                    介紹一個案例,或許對計劃投資、推廣工廠化養殖的企業或機構有些裨益。
                      
                      不久前成立的深圳華大水產科技有限公司,以石斑魚工廠化循環水養殖為主。背后的技術支撐包括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華大基因學院等華大基因自有機構和項目合作科研單位;資金主要來自深圳某投資公司以及華大基因;華大基因控股集團對公司控股,投資公司及項目合作科研單位參股。預期三年項目總投資金額為7800萬元,目前投資公司即將投資3000萬元用于一期建設。
                      
                      “這是產學研資結合的很好例子,中國有很多流動資金在外,就看是否對項目感興趣。華大基因有很好的科研實力,加上合作的科研單位支持,每段時間都會有石斑魚新產品推出來,而且新產品具有推廣價值,這樣投資公司就愿意投錢進來,并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公司副總經理石瓊表示。
                      
                      等一個用的契機
                      

                    參照臺灣方面的情況,真正把石斑魚的養殖方式從使用鮮雜魚轉換到飼料用了7-10年
                     
                      相比鮮雜魚,飼料是個極好的東西,但養殖市場并不怎么接受。這是大陸石斑魚料企業面臨的產品推廣困境,原因是什么?
                      
                      一個數據表明了人工配合飼料在大陸石斑魚養殖中的尷尬處境。“養殖過程中人工配合飼料的使用量估計只有1%。”廣東越群海洋生物研究開發有限公司王明(應對方要求用化名)說。飼料的弱態顯而易見,當然業界少不了對此做些解說,目前盛行著飼料落敗冰鮮幾個版本的說辭。
                      
                      起源學版:大陸的石斑魚養殖上量從2003年左右開始,而相應的飼料則是從2007年前后才開始真正發展推動起來。早年的養殖模式中養殖者已習慣了使用鮮雜魚進行喂養,短時間內難以改變固有思維和習慣。
                      
                      地理學版:石斑魚養殖主要集中在海南、廣東和福建這幾個東南沿海區域,這些地區的鮮雜魚資源豐富而且優質、價格合理,也造就了鮮雜魚投喂的天然優勢。
                      
                      工藝學版:粒徑從1毫米以下到30毫米以上規格的粒狀飼料均有需要,但大陸地區的石斑魚膨化飼料最大能夠做到14毫米粒徑,對于大嘴巴的龍膽和珍珠龍膽來說,如此規格遠遠不夠。粒徑的擴大涉及到制作工藝、干燥技術以及機器設備水平等原因,短期內還難以有較大的突破。
                      
                      營養學版:投喂飼料生長速度慢于冰鮮,養殖戶反映青斑養至1.5斤,用飼料慢于冰鮮長達2個月,龍膽養至20斤則慢半年。
                      
                      經濟學版:鮮雜魚和飼料的結算方式也有所不同。很多做石斑魚飼料的公司選擇現金結算的運作模式,以降低資金風險。鮮雜魚大多以賒銷結算的方式進行,減低了養殖者的前期投入,所以更容易被養殖戶選擇和接受。
                      
                      但總歸還是有那么一批敢于吃螃蟹的人。廣州市誠一水產科技有限公司劉艷平在對海南石斑魚料使用情況進行調查時發現,室內水泥池養殖石斑魚對飼料的使用相對普遍,而室外養殖基本用冰鮮。“水泥池養殖中投喂飼料的養戶大多認為用飼料喂養具有污染少、病害少、成活率高、魚體均勻、好管理等優點。”劉艷平表示。
                      
                      與多數僅在室內水泥池養殖才用飼料的同行不同,海南三江的林老板算是奇葩。“在15公分以內都會使用飼料,之后看情況使用飼料或者冰鮮,發病情況下絕對用飼料。”擁有100畝外塘的林老板稱,省時、養殖效益尚可是亮點。
                      
                      讓所有的養殖戶意識到使用飼料的好處還需時日。“參照臺灣方面的情況,真正把石斑魚的養殖方式從使用鮮雜魚轉換到飼料用了7-10年的時間。”中山某臺資企業市場負責人稱。
                      
                      可挖掘的潛力,特別是養殖戶對飼料價格不敏感,讓飼料企業對石斑魚市場抱以極大地熱忱和耐心。“打開市場要看機遇,我們在等待合適的切入點。海南的石斑魚冰鮮投喂合成飼料達兩萬噸,市場還是比較大的。”青島七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海南區域經理孫顯高表示。
                      
                      可以說,飼料企業在等待一個廣泛推廣的契機。“配合飼料切入的最好時機應該是石斑魚售價下降的時候,到時候養殖者會更看重飼料的性價比以及病害控制方面的優勢。”王明認為。
                      
                      拜訪林老板當天,一直用來剁魚的機器罷工了,負責投喂的小伙不得不手持菜刀勞作了1個半小時,隨后還需花比飼料多1/3的時間去投喂。
                      
                      漁用疫苗研究“生不逢時”
                      
                      水產養殖本身都沒有產業化的前提下,卻要疫苗市場化,遇到困難是可以理解的。
                     
                      一個很現實的矛盾,免費使用都會受到很多阻力,更何況要把疫苗拿出去賣,漁用疫苗研究有點“生不逢時”。在疫苗的應用進程上,石斑魚落敗草魚
                      
                      20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隨著養殖量的增加和養殖環境的不良化,石斑魚病害日益嚴重,死亡率高企。“十五”期間開始,在系列國家“863”計劃項目的推動下,國內開展了石斑魚各種疾病疫苗的研發。由于弧菌、愛德華氏菌、美人魚發光桿菌、諾卡氏菌等引起的疾病成為石斑魚產業化養殖的主要障礙,所以上述幾種疾病的疫苗是近年來海水魚疫苗研究的熱點。
                      
                      不過,石斑魚病害的研究并沒有獨立成體系,多是作為海水魚病害研究的一部分,分散在幾個實驗室。如寄生蟲病疫苗主要由中山大學李安興教授的實驗室進行,目前已研制出刺激隱核蟲幼蟲滅活疫苗,正在進行中試推廣;同時實驗室還開展了基因工程疫苗的研究。細菌病疫苗在廣東海洋大學進行,主要包括針對鰻弧菌、溶藻弧菌、鏈球菌等的滅活疫苗、亞單位疫苗和DNA疫苗、多聯疫苗等研究。病毒病疫苗則由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秦啟偉研究員、中山大學何建國教授等主導,已研發出虹彩病毒科SGIV、GIV、ISKNV、OSGIV、LCDV 5種病毒的疫苗以及神經壞死癥病毒NNV的疫苗。
                      
                      “這些疫苗在實驗室大多已成功,但從實驗室到商品化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秦啟偉說。以病毒病疫苗為例,從2005年開始研發,目前過了實驗室階段但仍停留在初步的田間試驗階段,仍需遙望商品化。當然之中有疫苗研發流程的繁瑣和嚴格,也有因病毒本身生理特性帶來的阻力。“在體外找到對病毒敏感的細胞比較困難,實驗室少量研究還沒問題,但要真正放大走商品化,就存在大規模培養時的標準化、穩定性和有效性等問題。”秦啟偉表示。
                      
                      迄今為止,大陸漁用疫苗只有四種獲得新獸藥證書,除兩種草魚出血病疫苗外,還有2001年南京農業大學陸承平研制的 “嗜水氣單胞菌敗血癥滅活疫苗”和2007年第四軍醫大學研制的“牙鲆魚溶藻弧菌、鰻弧菌、遲緩愛德華氏菌病多聯抗獨特型抗體疫苗”,但獲得生產許可的卻只有草魚出血病疫苗和珠江水產研究所的嗜水氣單胞菌敗血癥滅活疫苗。
                      
                      即便成功商品化,在現有的分散、個體的養殖模式下,疫苗的推廣和應用也面臨困境。“由于疫苗是針對某個或幾個養殖品種的某種或幾種疾病的生物制品,一種疫苗往往只能預防少數品種的幾種疾病——對于只注重短期效益的個體養殖模式來說,疫苗遠沒有一種廣譜的抗生素來得方便。另外分散、個體的養殖模式下,一方面沒有足夠的財力來應用疫苗,另一方面也沒有足夠的遠見主動應用疫苗。”廣東海洋大學魯義善教授說。
                      
                      對此,有疫苗研究人員就曾感慨,免費使用都會受到很多阻力,更何況要拿出去賣。“這是很現實的矛盾。”魯義善稱。
                      
                      不難發現,石斑魚疫苗商品化應用面臨諸多限制。所幸的是,國家也意識到需要簡化審批程序。“不久的將來國家有望出臺相關政策加快疫苗的審批程序,但是具體會怎么做還有待期待。”秦啟偉透露。推廣方面,魯義善表示在現有養殖模式短期內無法改變的情況下,開辟新的合作和推廣模式尤為重要。“由各級水產技術推廣站或各省魚病防控中心參與推廣,是促進漁用疫苗快速發展的有效途徑。”魯義善認為。
                     
                      石斑魚的鱈魚夢
                      
                      石斑魚能不能走到這一步,像三文魚、鱈魚一樣在哪個大型超市里都能買到。
                      
                      大陸石斑魚消費市場只是數量和價錢上的流通,還遠沒形成關注品質的主流認知,這讓企圖以品質切入市場的洪宜展不得不等待。
                      
                      洪宜展在海南經營著一家涉足從受精卵到成魚銷售全產業鏈的企業,成魚銷售方面,屬于后來者。在洪宜展參與成魚銷售之前,海南的石斑魚流通商沿用著傳統的販賣方式——運輸車開到塘頭收魚,隨后直接銷往各大水產批發市場。“這種方式不對。”洪宜展認為。
                      
                      2009年,洪宜展在文昌與瓊海交界處的煙墩建立了一個暫養基地,開始加入成魚銷售行列。與傳統販賣方式不同的是,洪宜展先用車將石斑魚從塘頭運到基地暫養一段時間,再配貨運輸銷往市場。“通過暫養把石斑魚調養漂亮后再賣到市場,魚的體質比較好,下家市場買回去之后魚還能存活一段時間;另外集中配貨一車可運送好幾種石斑魚,不像傳統的只能運送一種。”洪宜展稱。
                      
                      石斑魚在中國自古以來就有“生猛海鮮”的說法,加之作為經典粵菜主要以清蒸鮮食最富盛名,各地的酒店以活魚現做為主打且價格最高,符合消費習慣。在洪宜展看來,保持石斑魚的生猛才能讓酒樓等下家市場敢于嘗試推銷,不會因為一兩天內沒賣出去擔心魚死亡而不得不打折出售導致損失。
                      
                      暫養后配送的銷售模式讓下家的流通市場眼前一亮,隨即而來的是同行的跟隨,目前海南有5家成魚流通商參照了洪宜展的做法。“說明我們的銷售模式是成功的。”洪宜展認為。但公司的成魚銷售并沒有走出量。
                      
                      “傳統的方式是以價格進市場,我們是以質量進市場。現在市場認可了魚的品質,還不認可魚的價格。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我賣60塊/斤,隔壁賣55塊/斤時,怎么樣讓別人買我60塊/斤的魚。”洪宜展說。
                      
                      除了高級酒樓等會關注品質外,以價格為主要消費導向的大陸市場,洪宜展說服下家流通商并不容易。“現在大陸養殖行業越來越成熟,消費市場我反而覺得不夠成熟。當然也需要有人把好的石斑魚送到市場,比較后消費者才懂取舍。”走不走得通,洪宜展沒有把握,背后有著更大的擔憂,“合作點有可能打著我們的名號來賣別人的魚,最終影響我們的品牌質量。”
                      
                      這個顧慮有些長遠,但總歸可能遇到。目前,洪宜展的魚主要還是通過水產批發市場中固定的幾家檔口銷售,直面消費者的銷售終端還未完全建立。“很想做到終端,合作或者自營檔口的方式都可以,但主要還是在于管理。”洪宜展說。
                      
                      “也考慮過做石斑魚加工產品,讓石斑魚像三文魚鱈魚一樣在哪個大型超市里都能買到,不過大陸市場對石斑魚冰鮮產品的消費習慣還沒形成。如果加工形式不行,看能不能在大型連鎖超市里邊做一套循環水系統來推動石斑魚,但是這樣成本很高。”由于每個水產品的消費文化、群體以及城市消費狀況等不盡一致,洪宜展并不能很好地找到可參照的樣板。而且在大陸鮮活類同冰鮮類水產品屬于不同的消費文化,對于半路出家的洪宜展而言,摸透大陸水產品消費市場還需時日。
                      
                      走酒樓直供是個不錯的選擇,在盈利空間和品牌維護上,洪宜展認為這類渠道都可以滿足自己的要求。“以后可能會往酒樓直供轉。”洪宜展表示。
                      
                      品牌的推廣、建立和維護上,洪宜展在做多方設想甚至嘗試,其中也有對大幅開拓市場的顧慮。從近年來消費者對水產品安全意識的不斷提升來看,未來消費者對于品質的追求勢必會越發凸顯,這對已著手準備的企業而言愈加有利,洪宜展就在等待這樣一個機會。
                      
                      在此之前,或許還有一個現象不能忽視。石斑魚種類繁多,消費者如何區分外觀相近而價格相差懸殊的品種,以及貴的理由?這種消費文化是所有石斑魚從業者應承擔的普及責任,不僅是流通商們。
                      
                      感謝《養魚世界》鄭石勤、洪維君提供臺灣地區的石斑魚行業資訊。
                    版權所有:海南海王星水產科技有限公司 網站備案號:瓊ICP備14000189號-1 技術支持:原創起越建站
                    地址:海南省文昌市鋪前鎮林梧鄉木蘭灣 電話:13379942357 郵箱:haiwangxing0588@163.com 瓊ICP備14000189號
                    网上在线打鱼